日常闲聊

(佐鸣)穿肚兜要被怼的!

snowarrow:

#预警:古风,肚兜,青楼,春药(算是吧),有车
#设定:将军佐*侠客鸣,前情就是鸳鸳那一篇,不看问题也不大
#我已失忆,有bug也别找我!
#题目就是剧情!

某日,一只肥得流油的信鸽迷迷瞪瞪飞进了将军府,一头栽在将军夫人窗前。鸣人从它脚踝上系的竹筒中取出一张纸条,纸上一片空白,末尾处绘有一朵粉色小花,正是小樱的印记。鸣人点起蜡烛对着纸条烤了一会儿,一行秀气的小楷慢慢显形。
“见字速来春香楼。”他念道,想是小樱遇见困难召他帮忙,鸣人急忙换了一身便利的行头,匆匆前去应约。

待他出了将军府四下打听,才晓得这春香楼本是城中一处青楼妓馆,因其中女子容貌艳丽又颇懂琴棋书画,每日往来的达官贵人无数,也不知小樱为何会约在这里。鸣人刚到便被几个浓妆艳抹招揽生意的女人围住,幸亏小樱及时出手将他拖到了后院。

“什么?你要我帮忙装成青楼的姑娘?”一套大红生金的裙子丢过来,鸣人差点惊掉下巴。
“我欠这里的如花姑娘一个人情。她与几个姐妹都染了风寒,春香楼近来人手不够,我们凑个数,帮忙招呼一下客人。”
小樱已先行一步穿上了浅粉色宫装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鸣人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这是给我的吗?”他小心翼翼的确认,不敢得罪小樱,小樱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。
“当然。你的身形其他裙子穿不了。鸣人,你该不会对风尘女子有偏见吧?”
“那到不会……”木叶有些江湖情报也是从青楼所得,鸣人还知道其中几个赫赫有名的女侠,“只是装一下的话……不会真接客吧!”
“我们只需混入其中,远远看上去人多即可。”小樱再三保证道。

鸣人将纱裙举起看了看,除去穿了和没穿差不多,并没有别的缺点。
“总感觉好透的说……”
即使是男人,穿成这样也会没脸见人。
小樱托腮沉思了一会,翻箱倒柜又找出来一块布丢给他:“将这个穿在里面就好啦!”

鸣人接过来一看,原来是件大红团花的肚兜,不由哭丧着脸道:“又是肚兜啊!”以前那件鸳鸯戏水的肚兜就够让他受得了,还来?
“青楼就是如此……听说许多客人好这一口。”小樱边说边给仍不死心的鸣人看了其他几套衣服,有的穿上会露肩,有的则露腿,鸣人比来比去,不得不承认这大红纱裙起码能将他整个人包住,比露肩露腿强了不少。

鸣人不太情愿的系好肚兜,罩了纱裙,纱裙衣领需得拉到肩膀,恰到好处的让胸前肚兜上的团花图案都漏出来,而腰带以下,两条腿在红纱之间若隐若现,感觉甚是怪异。
小樱又重新帮他梳头,粉和胭脂鸣人无论如何都不肯再用了,只零星缀了几朵花装饰,免得惹人注意。

春香楼的老鸨感激万分,据说不一会儿便有极其尊贵的客人前来,小樱和鸣人早早混到姑娘堆里站好,有人来便往后躲,由其他姑娘帮忙圆场,偶尔有好奇心重多瞧他们一眼的,很快就被其他姑娘架走,一切都还顺利。

极其尊贵的客人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,是位长了一口鲨鱼牙、身着锦袍、吊儿郎当的年轻公子,由几位官员熟客全程陪伴,说说笑笑,吟诗作对,唯独随贵客一起来的一名黑发男子只远远坐在一边,目不斜视,一言不发。

贵客很快就挑中好几个或美艳或羞怯的女子,左拥右抱好不热闹,老鸨本想招呼剩下的人全部退下,贵客却一连掏出好几张银票,扬言要将佳丽们全都包下,老鸨捏紧那几张银票左右为难,只盼鸣人和小樱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。

鸣人和小樱躲在众女子身后,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客人做的诗狗屁不通,鸣人的嘴角不停抽搐,他忍笑忍得很是辛苦,头上簪的花便不停地抖啊抖。小樱朝他使了几次眼色,最后自己也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与他们一起未被选中的几位姑娘,不甘寂寞般叽叽喳喳议论起在场唯一一位未选人陪伴的客人,那张俊俏的脸实在好看,众女子你推我挤,只盼有一位出去引起那位的注意才好,一不小心便推到了小樱。小樱徇声望去,吓了一跳,使劲拽了拽鸣人的衣袖,鸣人被迫顺着她的视线也看了一回,顿时魂飞魄散,英俊的客人竟是佐助!

佐助怎会在这里——还居然瞒着他在逛青楼?!
鸣人头一热便要跳出去与佐助当场对质,可转念一想,若是被撞见穿成这般与一堆青楼女子混在一起……

鸣人拉了小樱直往后缩,只盼找个机会溜之大吉,谁知贵客却是个爱玩的,一时兴起非要当场的姑娘们自我介绍。鸣人与小樱躲也来不及了。

老鸨吓得半死,生怕两位侠客按捺不住,听说江湖人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,可这位贵客还带了两队侍卫守在门口哪,老鸨只觉得她的妓馆要完,求神拜佛希望两边都不要随意动手。

前边的女子都娇滴滴报完名行了礼,轮到鸣人了,他装不来女子神态,青楼女子多用艺名,鸣人胡乱想了想,随意拱拱手,期期艾艾的说:“我叫……小鸣。”

他本想低声糊弄过去,谁料佐助耳力极好,很快便捕捉到熟悉的声音,远远朝他看来,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,鸣人懊恼至极,连忙低下头,盯住自己的裙摆。
佐助:…………

他深深看了一眼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的鸣人,大红生金的纱裙影影绰绰,几乎能窥见薄薄衣料下面蜜色的肌肤,红肚兜再往下一分怕是连胸都要跳出来了,更别提大咧咧露在外面的锁骨和颈项,肚兜的红绳还在颈后绑着,鸣人总是绑不好那结,松松垮垮手指一勾便会散掉。
——那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,怎么会在这里,而且居然给他打扮成这副德行!

佐助只觉怒火中烧,几步便赶了过来,他恨不得立刻就将鸣人整个包起来带回府去。这里的人多看鸣人一眼,他便浑身不自在,有股要杀人的冲动。

“小樱救命!!”
鸣人眼见佐助脸都黑了,连忙眼神求助,小樱正要挺身而出替鸣人解释,佐助却持随身的剑格开小樱,不欲她插手二人之事。
鸣人心一横,反正已被发现,破罐子破摔了!

“你叫小鸣?”佐助盯着鸣人,一反常态,温声问道。
“是、是啊!”
“很好。”
佐助怒极反笑,上前握住鸣人一只手,鸣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不服输的瞪了他一眼。
老鸨不合时宜的冒出来发出杀猪般的惨叫:“客官,小鸣姑娘不卖身的啊啊!!!”

此时年轻的贵客带了醉意凑上来,胡乱瞟了几眼后惊呆了:“佐助居然有看得上眼的女人?”
他像得知了什么开心事一般哈哈大笑,还不嫌乱的递给佐助几张银票,佐助看也没看全数丢给了老鸨。
“就他了。”
“喂!我可不是……你做什么啊!”
鸣人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卖了……佐助突然将他打横抱了起来,鸣人下意识便勾住佐助的颈项。

“快放手!”他压低声音喝道,掐住了佐助一块肉。
“闭嘴!”佐助浑身上下散发着黑气,“你不知道这衣服与没穿一样吗?”
鸣人:…………

难、难道佐助这样做是帮他遮挡?这裙子也不是很透啊。
鸣人不敢动了,他任由佐助抱着,原本还在为难的老鸨眼见小鸣很“羞涩”,幡然醒悟过来,乐颠颠领着佐助进了间无人的客房,又替两人合上房门。

“啧……头一次见佐助发飙。”
留在外面的贵客醉了,嘴上虽然没说,平心而论他觉得眼前的樱发姑娘要更漂亮一些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贵客搓了搓手,色眯眯的问。
“小樱。”小樱姑娘说罢坤了坤筋骨,一拳把贵客砸晕了,扬长而去。

佐助与鸣人独处一室,情绪稍有缓和。老鸨找的客房连张椅子都没有,佐助便直接将鸣人安置在床上,床帐床褥与鸣人的纱裙相称,皆有几分香艳。

“说清楚。”佐助冷声命令,他在鸣人身旁坐下,按住鸣人的肩膀以防他耍花招溜走。
鸣人怒道:“要说清楚不该你先吗!是你逛青楼在先的吧!”
“若我不在,你就随别人走了?”佐助讥讽他说。
“除了你哪还有别人?我只是凑数的!倒是你,我看你在春香楼自由自在,早上出门还唬我说护驾出巡??”
鸣人指着佐助的鼻子越说越气,来回扯了佐助的袍襟好几下。

“……”佐助任他晃了一会,解释道,“是护驾。”
“哼,你护什么驾,有在青楼护驾的吗!”鸣人双手抱胸怒目而视,刚嘲完猛地想起佐助的确不是一个人来的,与他一起就是那位作诗简直笑死人、挑了一堆姑娘左拥右抱、最后还跳出来给老鸨钱搞得他好像在卖身的家伙!
跟着这种家伙就算护驾,当他三岁孩童吗!

不,等等……好像不太对?
“我说,那、那该不会就是……”
那位贵客不着调的行为举止,让人嫌弃的脾性……鸣人突然哑巴了,佐助点点头,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“原来这样……”

鸣人始觉误会了佐助,佐助根本不是会逛青楼的人。他刚才气得跳脚,这会儿反倒讨好般抱住佐助的肩膀蹭蹭,胸口那块布不自觉在佐助身上磨来磨去,佐助忙坐得离他远了些,清了清嗓子正色道:“你先说清楚凑数是怎么回事。”

鸣人见佐助脸色莫名好了许多,忙一五一十招了。小樱飞鸽传书唤他帮忙,如花姑娘他也没见过,只是混在人群里走过场,并不惹人注意。
“真的?”
佐助将信将疑,鸣人连忙拍胸脯以示所言非虚。佐助见他恨不得挺起来的胸又是一阵无语。

“算了……你帮人我无话可说。但你不该不自量力,青楼女子岂是随意装的?”
“佐助,你对青楼有偏见吗!我们江湖中人才不会计较这许多!”
“并非偏见,难道你甘愿穿这……衣服?”
“不愿意,好别扭的说。”鸣人撇撇嘴,他其实也很委屈。
佐助脸色逐渐缓和,循循善诱道:“你装得不像易惹事。不如去找能帮忙的,量力而为。”

鸣人本想说服佐助,这会儿又觉得佐助在理。找人帮忙的确比他亲自上阵要强许多。
“不过也要找同是青楼女子才行吧……”那要去哪里找的说,别的妓馆吗?
佐助叹气道:“此事皆因春香楼有人感染风寒,你不如找位大夫……”
“懂了,我这就去寻人看病!”
鸣人兴冲冲跳起来便要冲出去,佐助一把揽住他带了几分质问道:“你就穿这身去?”

鸣人的脸红了一下,忙要换衣服,佐助却捉住他的手扭到身后,将他整个圈在怀中,贴在他耳边低语,“事已至此,不差这一时半刻。你忘了现在何处?”
“春、春香楼。”鸣人只觉得周身温暖,佐助的气息一下变得灼热,薄唇近在眼前。
“风月之地。”佐助舔了一下他的耳垂,提醒他道,“小鸣,别忘了你刚卖身于我……”
“诶,我那是……”鸣人被他那一声“小鸣”惹得满脸燥红,佐助低头亲了亲他的唇,将他发间已乱的几朵花一一摘去,伸手便去解他的腰带。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a98638d20a27


鸣人全身都被斗篷遮住,只露出一双怨念的眼睛,堂堂江湖人被做到浑身发软,还在众目睽睽下被抱上了马,一路回到将军府。
佐助搂紧他的腰宽慰道,“大夫我派人去请,小鸣你且安心。”
“小鸣你个头啊!!!”鸣人恼羞成怒,“再叫小鸣就宰了你!!”

翌日,皇帝脑袋上顶了个包临朝,一堆老臣几乎昏厥,誓要将弑君的恶人千刀万剐——到底哪个乱臣贼子敢在给皇帝头上动土?!
年轻的皇帝支吾着不敢说,自己是微服逛青楼被那里的姑娘打的。

这便还好,后来有人弹劾宇智波将军强抢民女,那位据说名叫“小鸣”的女子被强行带走至今仍关在将军府不得外出,现有春香楼老鸨为证。
皇帝一听这还了得,好你个宇智波,吃着碗里的还拐走锅里的,朕却被打活生生晕了一夜……

“既如此,就罚宇智波面壁反省一个月吧!”
天子震怒,朝堂都要抖三抖。佐助二话不说领旨,回府自去寻小鸣不提。据传,将军专为小鸣姑娘赶制了许多肚兜,却被将军夫人一把火全都烧了……
——END——
嗯,vv说这个结果就是:我老公整天想给我穿肚兜和我啪啪啪,屁股好疼!求助,在线等,挺急的!
我们还脑补了宇智波肚兜厂(不)
话说古风里的肚兜就是忍者世界的网衣吧都很色情啊(你到底对网衣有什么误解!)

我个人满喜欢古风的,觉得佐鸣除了名字不太贴古风其他都还好。立志要写武侠(目前只有坑)仙剑(只是想想)双修(依旧脑补流鼻血中),突然开了古风狗血梗我也很意外,大概肚兜是我的执念吧。

正文剧情前面是结婚,依次下来是新婚,回娘家……微搞笑。第一篇写完才发现也算先结婚后恋爱的梗了。新婚写了70%发现完全不能抵挡vv在我耳边喊肚兜肚兜,好想写肚兜啊!!于是先放弃了新婚写了这辆车车,按正常剧情这是在回娘家以后了。不过番外无所谓吧,正文再往后我也不一定会写,懒……

这也算很长的后记了。
万圣节快到了,没有糖果,只有肚兜,笑。









评论(3)
热度(331)

© vatnsan | Powered by LOFTER